1-3-1首先活下来 (遇见旅游总动员)

谁不是一边哭着挣扎,一边努力生活?

    前段时间观看一则国外记录片“摔不死才能继续活下去”,记录着小雁一出生就从30层楼一样高的悬崖上跳下,没有借助其它外力,坠落过程可能摔死,因为它们为了躲避还没出生就被其它动物吃掉的命运,没有选择,只能为此一搏,母雁则在悬崖等待存活下来的小雁,生命是多么的让人敬畏,画面震撼到观看的每一个人,所有一切只要活下来就还有机会。

    创业也一样,起步非常很坚难,不知从何处开始,伴随着出发的焦虑不安,不过开创一片事业的心情也激情澎湃的,十几年前我凭借在美术些许天分,开始闯荡设计界。当时市场需求量算挺大,如果设计案例足够新颖成熟,价格双方都能接受,拿到项目可能性高。当时只要配备两位骨干,再配上两台电脑,这样可以开始营业了,起步成本低,适合刚毕业没两年的我。

    对于初创雪狼工作室的我们,最需要的是业务,让工作室生存下去,大家目标锁定只要有业务,有钱挣,不管项目多小都接活,因为我们没有太多选择客户和项目的条件和能力,工作室还没有品牌效应,只求边工作边打开知名度,业务的质量可上一个新台阶。当时能接的业务网站建设、平面设计、卡通制作、宣传片制作、包装设计、展会设计等我们统统都接,也就只有5个人统统都能做,只有少部分需要第三方配合,每人身职多能,我感觉当时我们的执行能量很强大。

    我记得,当时雪狼工作室接到第一个项目,一个开发给三岁至5岁儿童右脑开发教学的多媒体项目,由卡通动画片、卡片、卡通设计、配音、课程教学、封面和光盘外观设计等全部的流程,前后由我和另一位伙伴完成,从卡通设计逐帧边学边做,想想创作人的心态必须调节到低龄的水平,创作出来的动画才能帮助到儿童,大人扮小孩,讲话,作动作,突然变得很幼稚对我们是非常大的一种挑战。当时我们的出发点,目标服务于一二线高端时尚品牌的愿景,梦想与实际反差太大,一切都是为了能生存下去,谁刚开始能没挨过刀了。我们清楚只有我们足够强大,才有基格选择我们想要打造项目的权利,当时只能感恩多来些业务让工作室活下来。

    起初业务开展所付出的劳动跟收获不对等,上面项目全部价格是民工价三千五百元。即使如此,我们意外感到庆幸,当时客户找了三家来对比,最后我们以低于别人微小的价格差距拿了下来,合作后来才知道,客户一方面看到我们的业务水平及服务热情,最后选择了我们。貌似我们知足常乐,相比于有知名度的设计公司,同等服务水平我们价格整整低了十多倍,我们深刻认识想改变不对等价值,只有打开品牌知名度,只作品有含金量,才有定价的话语权。

    公司只有想办法在加强实力中顽强活下来,才有机会谈发展,这是硬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