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-2-3领导向心力 (遇见旅游总动员)

领导力决定差距

       我们现在老谈一个人的智商、一个人的情商、一个人的才华,但是实际上还有个说法叫勇气,也叫意志力。勇气这个东西非常重要,它是领导力的核心。

      为什么要谈勇气?因为领导力最早的时候是从军队里出来的。像中国的黄浦军校一样的美国西典军校的军官,打仗中是优秀的将领,打完仗后很多都成了优秀的CEO。战争片中,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叫《兄弟连》。《兄弟连》里面的连长叫什么?有好几任呢,统一管叫CEO。这部片子我反复看了不下十遍,值得创业者看看,一个连百来人,一个初创公司一开始也就是这么多人。先别说怎么做将军,先想想怎么做好一个连长?一个CEO。

      商场如战场。我们策划服务不同行业,接触到企业的核心机密,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大部分行业的竞争简直是丛林战场,如果不能从军队作风中学点领导力,那么我们的竞争力会比较弱。

      最近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,现实中有两种领导做派:

      一种是“强势型”,领导很能干,什么事都有主意,底下人只要照办就行;

      另一种是“无为而治型”,领导看似很弱,底下人反而成长得越好。

      第一种类型的领导,在创业初期常见,领导不需要太多的集体智慧,锁定方向减少内耗,快速调整、快速试错迭代,CEO一个人拍板。利不可独,谋不可众。CEO认为凭自已的能力和经验,所做决策肯定没问题,低下人听他指挥就是。这类型的领导事事亲力亲为,多半累得半死,下面人往入的缺少创新和担当。

      老子著名的理论“无为而治”天下。我记得接触过某大企业的老板,老是见不到人,曾对低下主管交待,除非厂房起火,不然不要打他电话,虽然他整天在钓鱼,沉迷玩帆船,但企业一样快速在发展,底下的主管个个是他的左膀右臂,独当一面。这种是“无为而治型”的领导,看似很闲,其实运筹帷幄于千里。

      台湾兴国管理学院首任校长曾仕强教授,他在管理学校十来年,是“无所事事混出来的”,打趣一件事,有次教导主任来向他汇报,学校副校长职位空缺了一段时间,规定副校长职位需聘海归的博士,教导主任说他没有人选,就想让这事丢给过来,曾校长抛回去“你找不到,我就找得到?这件事要让我去做吗?那你在这位置上要做什么?” 教导主任羞愧灰溜溜走出校长办公室。没过多久,他又来汇报,说他在最近回归台湾的人才中找到了一位学述及专业对口的博士,聘这位博士作为副校长最为合适,对学校在科研领域会有大建树。我们晚了点,这位博士已经接触了其它单位,如果他还没有签下聘用合作,我有办法联系某某出面,让他来我们学校担任副校长,这次教导主任讲得自信满满的。曾校长回复他,那还不快去。后来曾校长说,先前他早就打听到并有意要聘请这位博士了。

       既然以上道理都对,然后我们就思考该走哪条路呢?总不能让CEO一个人跪着活下去,核心团队要一起all in


隐形的向心力

      对于创业团队来讲,如果每个员工都把自己做的事情仅仅当作一份工作,当作一种谋生的工具,那么这个团队绝对不会是铁打的,而是纸糊的,稍有风吹草动,就会坍塌。

      在团队和组织中,有一股特别的力量在引导个体和组织,让他们不是走向目标就是走上岔路,这是做系统各向心力,这是一种个体和个体之间形成的无意识认知,是组织发展的隐形动力。

      当管理行为符合系统向心力的方向,团队趋于平衡、和谐,如果不符合方向,系统将自我修正,团队将失衡、冲突、矛盾直至毁灭。如果系统向心力出了问题,团队中的个体趋向于断章取义,一人为大地用一个标准去命令约束他人,自己的那种无拘无束的领导权力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这样就非常危险。

      All In是领导力和隐形动力发挥的前提,如果只有CEO一个人All In,核心团队不All in,你的行为跟他的向心力就很容易分叉。所以,要让核心团队和CEO一起去上战场,并肩作战。

      很多人讲什么团队协作、不怕困难,这些都是空洞的道理。你会发现当他面对强大的敌人时,没有合作、没有团结,没有所谓不抛弃、不放弃这种精神,这种人带的团队是不可能胜利的。

       所以,我认为真正的创业者是不怕困难的,我主张的这个团队在压力很大的情况下,在屡败屡战的情况下,还能保持《亮剑》里说的那种亮剑精神,那种嗷嗷叫的狼仔精神,才是我们“雪狼”的品牌精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