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-2-1草鸡变凤凰的四级跳 (遇见旅游总动员)

(旅游总动员 邱文良) 

草鸡变凤凰的四级跳

  创业有个逻辑——“宁可做错事,不可做错势”。就是说,不要做错趋势。什么叫趋势错了?当汽车被发明出来的时候,你再去改良马车有多大意义?这是基础的逻辑。

  创业要选什么样的环境?一定是发展好、经济有足够增长的地区才可能是你能够赚钱的地区。经过多年的学习和工作,总结创业发展经历四个阶段:

  第一个阶段是老鼠。老鼠的特点就是想尽办法让自己活。生存是第一位的。初创企业首先一定要让自己活着,这是最重要的。

  第二个阶段是狼。狼的特点是什么?要结伴,讲合作。

  第三个阶段是虎。虎的特点是割据一方。它有一定的垄断地位,但也有它的局限性,看到远处的食物,当它跑过去的时候,食物可能已经走掉了。我们企业看到机会了,你要筹集资金,筹集资金的过程中,有可能机会就失去了。

  第四个阶段是飞龙。插上翅膀是什么?资本市场。资本市场可以为好企业插上翅膀。上了资本市场,你见到一个目标,可以迅速通过发股票筹集到资金,俯身下去捕捉你的猎物。

  不同的阶段面临着不同的出资人。融资过程就像一个村姑从地里拔了一筐菜去买菜的过程。一个村姑,大早上从地里拔了一堆菜准备挑到城里去卖,刚刚离开田地,可能她身上粘有泥巴,脸上甚至都是脏的,菜也未必是干净的。这个时候指望卖一个高价,恐怕是很难的。见到第一个愿意买你菜的人,卖他一点点,不要太在乎价钱,有了这个钱,把自己稍微梳妆打扮一下,把菜洗洗干净。等到第二个人看到,人也亮丽了一点,菜也干净一点了,人家会出一个更好的价钱买你一部分菜,再卖掉一部分,把钱分分类,做个好包装,就变成净菜。可能这时候差不多到了中午了,人家下班回家做饭了,你的菜就可以卖出更高的价钱。它是一步一步走的。如果你脏兮兮的,菜也脏兮兮的,人也没有梳洗干净,你指望卖一个高价,可能到中午、到晚上菜都要烂了,你还卖不出去。

  马云当年不把大股份让出去,会有今天的阿里巴巴吗?一定没有。马化腾当年不把大的股份让出去让别人来投资,会有今天的腾讯吗?一定也没有。

  一定是一个阶段做一个阶段的事情,不要说我是一个伟大的企业,我凭什么这么低卖出去?我可以拿在手里,但是拿在手里,我就永远成不了伟大的企业。不同的阶段,一定要注意去找不同的投资人。不同的投资人会给我们不同的帮助,不要幻想找到最后到资本市场上市的那个投资人,他给的价钱一定是最高的,给我们的估值一定是最高的。但是,对不起,我们可能熬不到那一天。

  很多MBA管理课程都会讲到,企业经营境界可分为四个阶段:

  第一,挣钱,手+争,对应老虎阶段。

  第二,赚钱,贝+兼,贝就是钱,用钱去兼并钱。在挣钱基础上往前走了一步。从前更多是劳力,现在开始是劳心。

  第三,生钱,生是牛+一,这一杠就是资本市场,当你进入了资本市场之后,赶上牛市,你的财富一下增加了,这是生钱。

  第四,也是最高境界,来钱,让钱自己来。来的繁体字是一个梧桐树,人才,你有本事搭一个平台,让更多人才聚拢到这个平台上来,你还愁钱不自来吗?一定要聚拢人才。

    草鸡变凤凰的四级跳,让企业"跳"成大公司完成华丽的创业造富神坛。


我们是在赚钱还是在挣钱?

    只有做成前两步,才有后两步机会,先来听听经济学家厉以宁说过这么一段话:挣钱的“挣”字,是“手”字旁加一个争取的“争”字,这表明财富是要脚踏实地、花大力气动手去做的;而赚钱的“赚”字,是“贝”字旁加一个兼并重的“兼”字,“贝”代表财富和资本,赚钱这种模式其实代表的是兼并重组等资本运作。挣钱与赚钱,表面上看是赢取财富的不同路子,其实是指两种完全不同的经营思路。

    我们可能会想,“对,我要先挣钱,这样才有希望拿‘挣’的钱去‘赚’钱。”没问题,我们换个思路:我们的资本有哪些?——比如力气、时间、精力、想象力、创造力、技能等等都是我们的资本。老板付给我们薪水,就是在购买我们的时间、技能等各种资本,即我们自己本身就是钱,但很多人对钱的唯一定义是:钱就是银行卡里的数字、房产以及钱包里的纸币——认为这些才能算是资产。

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,致使我们很多人廉价出售自己“真正的资产”去换取附带的资产衍生物——钱。而且,这也是很多人觉得“没钱,所以没办法创业”的原因。在我们所有的资产中,最大的资产是时间;最昂贵的成本是机会成本,而且这种成本往往是看不见的,非常容易被我们忽略掉。


    我们很多人的思维还停留在“挣钱”的维度:我怎么样才能挣到更多的钱,焦点放在更多的钱。这会导致我们怎样的行为呢?——拼命投入,甚至牺牲健康为代价,比如加班、熬夜。“挣钱思维”最大思维漏洞在于没有考量投入和产出比。而“赚钱思维”的威力在于:我投入哪部分资产才能换来更多的钱,而且,如何让投入的资产产生最大化的价值。

   “田忌赛马”是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。齐威王的上中下三等马,都分别比田忌的上中下三等马要强。因为田忌只懂“挣钱思维”——焦点全放在赢得比赛的结果上,而忽略了投入和产出比的关系,所以连连输掉比赛。后来,孙膑运用了“赚钱思维”,给田忌支了一招:第一局,用下等马对付齐威王的上等马,当然是惨败;而第二、第三局分别用上等、中等马对付齐威王的中等、下等马,最终以3:2赢得比赛。

    运用赚钱思维的核心在于,梳理出自己最核心的优势和竞争力,把焦点放在投入和产出比的关系上,重点思考“如何用最少的投入换来最大的产出”,而不是为了最大的产出,不计成本地投入。

    打蛇要打七寸,如何拿捏投入和产出比的七寸在于,认真评估机会成本——不要让自己的才华被埋没。每个人都有独特的优势和天分,它们像指纹一样与众不同。一个对数字极其敏感的人,如果他去车间做苦力,那么他就浪费了成为一个数学家,或者成为优秀财务人员的机会,这就是他为自己的工作所支付的机会成本,人生最昂贵的成本是机会成本。

   草鸡变凤凰的四级跳,让抓住机会的人"跳"成人生的大赢家。